你的位置:主页 > 铁算盘香港秘典玄机 > 疫情期间的成都餐饮人拒绝躺平

疫情期间的成都餐饮人拒绝躺平

admin 发布于 2022-08-02 21:39   浏览 次  

  央广网北京4月22日消息 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成都才来过一波突发疫情,很多餐饮店刚刚恢复营业半个月后,四月的第一周,疫情又来了。因有多人确诊感染,严控下不少餐饮店再次停业,太古里商圈首当其冲。

  好在如今,不少餐饮店已陆续解封恢复营业。4月16日至今,成都也终于连续四天无新增本土病例。

  然而即便如此,很多餐饮经营者却不敢乐观,“这轮是两年多来最惨的一次”“估计要俩月才能恢复”。

  4月2日,当太古里传出有确诊病例,很多人向豪虾传创始人蒋毅发去关切。他的门店位于该商圈,客流受到很大冲击。“与正常时间相比,营收下降一半以上”,蒋毅坦言,彼时他担心情况后续会更加恶化。

  刚刚过去的三月中下旬,豪虾传业绩才创了历史新高,虽然由于龙虾采购价高餐厅并没有怎么盈利,但客流增长得很快,股东和员工也还充满希望。3月31日晚,豪虾传各部门还开会到十二点,讨论四月的运营策略和方法,大家信心百倍,计划让业绩也超越去年同期。

  “对于龙虾店来说,现在一年就只有4-7月这四个月有利润,其他八个月都无法盈利,一旦这个节骨眼出问题,那龙虾这个品类就可能面临一个可怕的后果:彻底错过全年的利润!前天我还在安慰上海的一位龙虾同行,希望他挺住,没成想……”

  4月3日开始,太古里商圈附近就陆续有餐厅被拉上警戒线,要求餐厅员工去做检测,很多店都闭店歇业了。

  “比起很多被封控的店,我们的店还一直能开门营业,已经很幸运了,虽然营收下降得厉害。”

  蒋毅告诉红餐网,其他没有季节性的餐厅还好,扛过这段时间,就能快速复苏,但龙虾店是季节性餐厅,今年可能因这次疫情受到很大影响。

  不过抱怨没用,蒋毅努力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现实,因为上海、南京等地更艰难,甚至成都也都有比自己更艰难的同行。

  “我们在太古里商圈的店都关了,涉及3个品牌。”霸王虾&吼堂老火锅创始人袁烨告诉红餐网,直到4月14日,他的龙虾店才得以恢复营业,4月18日吼堂老火锅恢复营业。

  巴蜀大将创始人毛晓佩则表示,4月6-7日他们在成都春熙路、武侯祠、宽窄巷子的4家直营门店被迫闭店歇业,直到16日才陆续解封。

  “这轮疫情使得中餐营收至少下降60%,尤其是商场店。”成都一位餐饮老板说。

  在他看来,眼下疫情多发,各地管控升级,来成都的游客少了很多,单位大会也不敢开,聚餐相应也减少很多,一来二去成都餐饮受到很大影响,“预计至少两个月才能恢复”。

  “疫情刚开始那会,房东多少会减免一点房租,现在少一分都难。以前让员工轮岗还能被理解,现在员工也要吃饭,老是轮岗大家也都不愿意。”他很无奈地说。

  芙蓉树下非遗冒菜创始人贾国金也告诉红餐网,4月初,因为疫情,芙蓉树下的成都门店经营状况确实都受到较大的影响。

  除此以外,受这轮疫情影响,成都连锁包子品牌李与白也被“封”了6家店,现在成都的店好不容易陆续解封了,可创始人白通的心情仍然很沉重,因为,他们在山西太原的店又被“封”了。

  成都市郊及周边地市也未能幸免。在四川有十多家店的味道攻略鲜货火锅,门店全部在三环之外及周边县镇,其创始人告诉红餐网,此前门店营收下降了三分之一,如果真闭店的话,人员工资会少很多,而正常营业,这方面的成本压力更大。

  成都餐饮的现状从上文已经可见一斑。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成都餐饮人虽然心底都有焦虑,但却并没有“躺平”或自暴自弃。

  此轮疫情一开始,一些离风险区较近的门店就主动宣布暂停营业,推出了最新的堂食安全措施、外卖配送安心服务、外卖套餐活动等,表现出快速熟练的应对模式。

  以火锅门店为例,据红餐网观察,各火锅商家的普遍应对动作是打“促销牌”,推出各具性价比的套餐或者是发放代金券。比如小龙坎推出了四款“顾客自煮”的火锅套餐,价格在138-268元;大龙燚、蜀大侠、爸爸炒料等则都推出了60元外卖代金券。

  还有一些门店在外卖上做出了突破自我的创新升级。巴蜀大将的毛晓佩说,疫情逼着他们求新求变做长远打算,“以前是从线下到线上,从公域到私域,现在对我们这种(做川锅的)来说,就是要做到店内到店外”。

  以往的“一人食”火锅外卖,要不就是把食材煮熟送到消费者手里,更像是冒菜;要不就是配送食材和底料,让消费者在家用电磁锅煮食。前一种相对更高频,但在味型上很难突破。后者让消费者自煮,商家普遍很难解决锅的问题,客单价低不可能送锅。

  针对这个问题,毛晓佩和团队今年研发出了一次性锅具,推出了配送油料、锅具、酒精灯等的单人套餐、双人餐和三人餐,锅底能极大地还原堂食口感,而且单人餐定价不到40元,大大增加了市场竞争力。

  在外卖上创新求变的还有李与白包子铺,创始人白通告诉红餐网,李与白主打手工鲜包,以堂食外带为主,以前不太愿意做外卖,担心影响品质,但是疫情当下没办法,就尝试做了外卖,在产品结构上做了一定优化,增加了几个适合外卖的产品和粥品等,也通过包装解决了面条会坨,包子会塌、变形的问题。

  除了升级外卖,当下成都餐饮人普遍聚焦的发力点还有两个——新零售和短视频。

  成都大部分火锅品牌很早就推出了底料等调味料以及自热小火锅等零售产品,如今更是拓展了更多方便速食产品,朝着更大的市场进击。比如小龙坎新推出了自热烧烤、速食酸辣粉、脆口鱼皮、下饭酱等;大龙燚新推出了自热米饭、自热烧烤等。

  芙蓉树下的贾国金告诉红餐网,他们也在积极开拓新零售渠道,除了以往的电销产品,今年还会重点开发商超、电商平台等渠道,他们研发的冒菜烧菜炒菜三合一底料、钵钵鸡底料,也将在本月上市。

  蒋毅说,餐饮人做短视频已经是无法回避的趋势了,他见证了身边的一些朋友从一窍不通地瞎拍,到现在变成行业大V的过程。“有一些餐饮同行借助短视频,已经逆袭成品类代表,生意节节攀升。”

  对于现状,也有人表示很无力,“现在就是没得啥子想法的,你们有没有啥子好的建议嘛”,但更多人传递出的还是积极的应对态度。

  确实,不管是成都、广州,还是上海乃至全国餐饮,只要不放弃,就有一线生机。

  对于当下的餐饮人来说,缓解焦虑的唯一办法就是行动起来,查漏补缺,补足内功。只有这样,下一次不确定的风暴来临之际,自己才能多一份淡定与安心。

最多关注
  • 今日
  • 本周
  • 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