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合宝典图库资料 > 【同心抗疫有我在】香港一些市民投放户外广告致谢援港人员

【同心抗疫有我在】香港一些市民投放户外广告致谢援港人员

admin 发布于 2022-07-27 23:48   浏览 次  

  看到有人恶意抹黑内地来援港的医护人员时,香港市民阿国十分气愤,当即决定在香港最繁华的地段投放大屏广告,要让大家知道:“(我们)对援港医护人员的感激,香港人民是懂得感恩的。”

  很快,在香港中环、湾仔、铜锣湾等最繁华的街头,都出现了巨幅广告牌,上面写着:“没有你们的援手就没有香港的曙光”“谢谢中央及内地医护与香港同行抗疫”“香港上下一心齐抗疫”等。

  香港第五轮新冠疫情来势凶猛。3月初,香港公布的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新的高峰,超过5万例。4月17日,香港新增确诊病例747例,这也是香港新增确诊病例连续3日在3位数,让很多香港人看到了疫情散去的曙光。

  2月初,香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快速上升,防疫物资也开始紧缺,从防护级别较高的口罩到防护服再到抗原检测试剂等,都缺。

  阿国记得,有一段时间,由于核酸检测能力不足,当地甚至关停了一些检测点,一些区域的老百姓要坐车到其他区,排几个小时队才能检测上。

  “没有人先去做点事情,就打不赢这场硬仗。”为此,阿国想了多种办法筹集防疫物资。事实上,物资进入香港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从国外进口,二是从内地购买。

  由于港口的一些工作人员被感染,从国外进口这条路基本上走不通。阿国便与香港的一些爱国人士和内地的朋友联系,自掏腰包买了几万个KN95口罩和一些防护服、抗原试剂盒等,送给有需要的人。其中包括执勤的警察、单亲妈妈、养老院的老人等。阿国说,“生命影响生命,每个人改变一点点,尽力改变负面的局面。”

  “养老院的老人确诊率非常高,员工确诊比例超过75%。”一次给养老院送物资时,院长告诉阿国,养老院人手十分紧缺,几乎没有人可以帮老人取药,以及把有需求的老人送到医院。阿国也想出一份力,“我尽量给他们筹集足够的物资,能帮一点是一点。”

  与此同时,阿国也揽下了给老人取药的活儿。3月初的一天,阿国开车去医院取药时,在医院排了两个小时队。

  让阿国记忆深刻的是,当时医院里的咳嗽声此起彼伏,还有护士在排队的人群中发现了确诊人员。“那时候站在里面,我猜测自己可能会被感染,因为实在是有太多太多感染者了。”

  戴防护级别最高的口罩、随时进行消毒、尽量不出门、每天进行抗原检测……虽然采用了最严格的防护措施,阿国还是“中招”了。在给老人取完药的第二天,阿国开始感觉嗓子有点不舒服,但抗原检测的结果为阴性,第三天仍为阴性,阿国便以为自己只是上火了。

  3月14日,阿国的抗原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时医疗资源十分紧张,医院只能接收危重病人,阿国开始居家隔离、自我“治疗”。

  “有一刻觉得命快丢了,我想着,是不是要写遗书了。”阿国每天按时吃药,按时检测。“自己医自己,其实那个感觉挺可怕的,因为不知道下一秒情况会不会突然变坏,没有人及时帮你进行急救。”

  事实上,一些新冠肺炎患者的病症确实比较严重。阿国的一位警察朋友最初只是喉咙有点不舒服,并未出现发烧等症状,他7天内的抗原试剂检测均为弱阳性,到了第8天才转为阴性。但是这位警察的抗原试剂检测转阴已1月有余,其味觉仍未恢复,吃东西还是没味道。并且,身体素质过硬的他,现在爬几层楼梯就开始气喘。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CT影像显示他的肺部有阴影,这意味着他的肺部出现了纤维化现象。

  另外,并非所有人的恢复速度都像阿国这样快。阿国朋友家的两个孩子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一个孩子经过25天治疗,抗原检测结果才转为阴性。

  康复后,阿国最深的感触就是:“我是非常赞同动态清零的。”阿国希望人们不要特别害怕新冠病毒,但也不要轻视这个病毒,尤其是无症状感染者,不要把新冠病毒感染当成“一场感冒”。

  在阿国确诊的当天晚上,就有内地援港医疗队抵达香港,很快他们便正式开始治疗病人。

  3月16日是阿国确诊的第3天,电视上一场直播记者会正在进行,一位记者提问:“如何投诉内地医护人员?”

  “我是确诊的人,因为医护人员不够,连医院都去不了。内地医护能来香港帮忙,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动的事情,居然有人提出这种问题,你凭什么代表我们香港人?”阿国至今都愤愤不平。

  阿国当即决定“反击”,联系上了广告圈内一位很有爱国心的朋友,与其商量能否打折购买最好地段的户外广告位,向世界宣告:“对援港人员的感激,香港人民是懂得感恩的。”

  阿国自掏腰包,作为启动资金。起初,阿国想的是先投放一块户外大屏的广告。阿国在义工群里分享了这个想法,很多人同阿国一样,对抹黑援港医护人员非常气愤。其中,有三四十个义工自发捐款,希望能在更多的香港户外大屏广告上看到香港人的心声。

  “让援港医护人员看到是我们最大的目的。”阿国解释,之所以选择户外广告,是因为这些援港的医护人员分布在香港各地,无法找到他们的确切位置,也无法当面向他们表示感谢。“我们只能选择在香港最好的位置(投放户外广告)。”

  以港岛为例,这是开车人的必经之路,在这里放广告牌,可以让更多援港的医护人员看到。“我们最后一共做了4块(屏)。”

  幸运的是,阿国身体康复很快。3月17日,阿国的抗原检测结果就呈阴性了,之后的多次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从开始策划广告牌到落地,仅用了8天。3月25日,广告牌正式亮相,当天就变成了许多香港市民的打卡点。

  在社交媒体上,阿国也看到了香港市民关于这个广告牌的分享。一位去过现场的人告诉阿国:“非常震撼,也非常鼓舞人心。”

  4月16日,是这些广告牌展示的最后一天。这一天,香港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降至794例。“非常感谢援港医护人员,从绝望到希望,就因为有你们。”说到此,在电话那端的阿国有些激动。

  1996年,阿国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与内地有深刻联系。为了跑业务,阿国去过内地大多数城市,从西南角的腾冲,到东北角的漠河,对祖国的各个城市都非常了解。阿国也得到过很多内地人的帮助,还交到了不少好朋友。阿国说:“一个香港人跑遍整个中国,几乎没吃过亏,这是很难的。”

  25年来,阿国见证了内地发展的日新月异。阿国觉得,香港和内地都是一家人,也有人曾跟阿国开玩笑:“你比内地人还适合跑内地。”

  阿国发现,2019年之后,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打压中国。作为中国人,就不能让那些的人得逞。“爱国不仅是一种责任,更是DNA(基因)。”

最多关注
  • 今日
  • 本周
  • 年度